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电视台鉴宝 >> 正文

【流年】爱,究竟能走多远(选择征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们总是奢望着一生之中有两次遇见,一次惊艳了时光,一次温柔了岁月,事实上,惊艳了时光的那个人若不得相守,此后的岁月又怎会平静,更何来温柔?

爱与不爱,是世界上最难逾越的距离。爱,是一瞬间的事;不爱,也是一瞬间的事。

——前言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

八三年的夏天异常酷热,太阳像一个大火球炙烤着大地,热得让人无处躲闪。云彩也好像被太阳烧化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天上地下处于一片耀眼的光明之中。知了不住地在树枝上发出令人烦躁的叫声,像是在替烈日呐喊助威。已经是晚自习时,刚刚爬上来的月亮又怕羞似地躲进云彩里休息,只留下几颗星星在天空眨啊眨的,像是在放哨。已经是晚自习时,烦热的空气还是让人焦躁不安,叫了一天的知了不甘心地在窗外的杨树上发出吱吱的声音。

也许是没有找到交配的对象吧,白云这样想着知了。明天学校中考,还得监考,因为怕明早起不来耽误监考,她白天已经和看门房的那个叫春的门卫说好了,要借门房的闹钟用的。门卫一口答应,而且说,晚上给送来。说完,还对她温柔地笑着。看着他的笑,白云的心里就像有头小鹿在撞,这笑容很好看,因为这个男人长得英俊潇洒而且很会讨女人喜欢。面对着他直直看着自己的眼光,白云不好意思了,羞涩地低下了头。

那年,白云十九岁,正是豆蔻年华。母亲改嫁后,她一直和姥姥生活在一起。勉强初中毕业就不想上学了,靠着市里继父的人脉在这所中学做图书管理员。这是个闲职,学校根本不让学生们来图书馆借书阅读,只是应付上边检查。不用像其他教职员工那样起早贪黑辛苦,却端着国家饭碗。这让白云很是感觉自己的不同凡响和与众不同。

她个子不高,很瘦弱,略显苍白的瓜子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小眼镜,整个人看起来到很像南方来的女孩子,娇小,妩媚还透着那么点风骚。

这是县里去年才办的一所中学,学校孤单单地坐落在乡村野外,离城里有二十多里路。特殊的地理位置让这座学校显得孤单落寞。也让年轻的白云心里渴望有一场爱情的降临,来扑灭自己燃烧的青春之火。

师范毕业分配在学校的年轻男老师倒是不少,但都是农村发愤图强,点灯苦读才熬出头的,一看穿著打扮就是改良农民,走到白云面前更是唯唯诺诺说不出几句完整话来。唯有那个门卫,一米八五的个子,总是干净得体的蓝色中山装,洁白的衬衣领子,还有那双总是带着微笑的会说话的眼睛,都让年轻的白云赏心悦目,心旷神怡。每天没事的白云就到门房坐坐,和门卫两口子说说话,渐渐地和他们熟悉起来。

门卫的妻子是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人,高大白胖,听说没嫁给门卫之前在县剧团唱戏,还是个唱小生的。这几天生了孩子回婆家坐月子了。白云虽然喜欢春,也知道人家已是有妻室的人,况且春只是学校的临时工,自己是不会对他有非分之想的。但美好的东西是每个俗人都想接近,甚至占有的,何况在这个远离县城像一座孤城的校园,春就像一株白杨,挺拔,傲然,与众不同。尽管门卫老婆不在家,白云还是会每天到学校门房去,和门卫说些学校的趣事,评论一下哪个女老师年龄几许长相如何,探讨一下哪个校领导训人厉害有怪癖等等。时间就在他们的闲扯中慢慢流逝,也让他们彼此两颗焦渴的心有了些许的牵挂和依恋。

晚上十点多,学生们下晚自习后,春关好大门终于来到了等待已久的白云宿舍。他们隔着一张教案桌坐着。

“来了?”

“嗯。”

“坐那吧。”

“嗯。”

在这样沉闷的夜晚,两个人都感到没有了平日的自然,气氛突然显得紧张起来。但春还是坐着不愿走,眼睛直直的盯着白云敞开的领口处那一抹白皙和起伏的胸脯。妻子怀孕坐月子,素了很久的他面对着青春四溢的身体不禁饥饿难忍,一种叫做冲动的魔鬼在他的身体蔓延。相比自己妻子的丰满,这娇小的白云真是一道小清新,男人,看惯了牡丹转而就会对玫瑰感兴趣的。

对面的坐在床上的白云羞答答地低着头,脸上飞起两道红晕,更显得楚楚动人。她的手指反复地绞着自己的衣角,心里却是荡起美滋滋的幸福。被一个自己心仪的男人这么盯着,自己的心和身体都快受不了了,她像一朵急待开放的花朵准备迎接一场甘甜的雨露……

突然,就停电了。世界一片黑暗。这种暧昧的夜色也给急不可耐的人们寻找到借口。模糊中,白云隐约看到对面的春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她面前,一把抱紧了她。她娇小的身体在他的怀中微微颤动,但她并没拒绝,而是扬起期待的唇去迎接这个男人,男人把她压倒在床上,喉咙里发出一声压抑的声音,他急切地掀起她的裙子,撕下了她的底裤……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那么自然而然。顺利地让男人感到些许的怅然。她是处女吗?他在心里问着。事情过去好多年,他还是这么问身子下面这个女人,而白云的回答一直没变,当然是。

云雨过后,疲惫的他们搂在一起满足的睡去。他们激动地甚至忘记插门。

第二天早上,闹钟滴滴滴地把他们从美梦中叫醒,白云在春怀里娇嗔道:“人家一个黄花大姑娘跟了你,你可要对我负责啊。”“亲爱的,放心吧,我会天天来陪你的。”春一边飞快穿衣服一边有意瞟了一眼白云起来的地方,床单上没有血迹,只有他们交欢后留下的污秽。

从此以后,春天天晚上来白云这里过夜,渐渐地,住在隔壁的女老师都发觉了他们的半夜鸡叫,只是私下议论。本来,白云的孤傲不群就让其他女教师不满,又勾引有妇之夫做出这种丑事,很快,白云和门卫勾搭成奸的事在校园里传开了。

两个月后,门卫的妻子桂平抱着孩子回来了。她本来想在婆家一直呆着的,孩子刚出百天,在家里有婆婆侍候着多好。丈夫是大儿子,自己刚过门七个月就给婆家生了大胖孙子,婆婆自然欢喜,逢人就说,桂平好啊,屁股大,能产仔,不足月就生下了儿子,真填换老张家。她哪里知道,这个孙子不是不足月,而是结婚前两个月就怀上了。母以子为贵,受到宠爱的桂平自然不想离开家。前两天,学校两个四十来岁的女老师突然来看她,桂平有些纳闷,这两个人和自己不熟悉的,咋会拎着鸡蛋来看自己?但既然来了就说明人家看得起自己,丈夫在学校不就是个临时工吗?

两个女老师坐了一小会就走了,她们一边逗着胖嘟嘟的小孩一边说,桂平啊,孩子硬气了到学校去住吧,年轻人分开了不好,男人得看紧了,要不有妖精惦记去了。桂平讪笑着,送走了两个女老师,回来心里嘀咕,她们这话啥意思?是不是丈夫这段时间耐不住寂寞和哪个丈夫不在身边的女老师有染了?可思来想去想不出这个女的会是谁?忐忑不安的她抱着孩子回到学校,回到了丈夫身边。

桂平回来好几天了,丈夫总是每晚出去,半夜才回来。说是去有电视的老师家里看电视。回来也不动自己一下,就独自睡下。桂平很担心,但又不敢多想,自己和丈夫结婚才几个月啊,丈夫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的。桂平想起那时自己也是剧团当红的小生,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丈夫的俊朗外表深深吸引了她的目光,第一次见面看电影后,他们就发生了关系。

当时,丈夫就问她:“你们剧团的人是不是很随便,你和多少男人睡过?"她很生气,"我和你是第一次。"“那你为何没有流血?”春盯着她问。“我也不知道。”桂平的回答连自己也觉得无力,是啊,咋就没有流血呢?可自己真的是第一次啊。

两个月后,发现怀孕了,他们匆匆结婚。为此,桂平住在城里的父母很是意见满腹,别人家嫁闺女,彩礼,养老钱,离母清要算一千多块呢,自家女儿倒贴一身嫁妆,还嫁了个农村土包子,真是女大不由娘啊!

一个晚秋的夜晚,月色冷冷的照着寂静的校园,不远处偶尔传来田野里蛙的叫声。一些枯黄了的树叶还死皮赖脸地挂在树枝头,随着秋风瑟瑟地发抖不愿离去。春又要出去看电视了,他看了一眼喂奶的妻子,带上门出去了。他不知道的是,这次妻子放下了熟睡的孩子,远远地跟在后面。他故意从校园东面的甬道走过,围着校园饶了一大圈,才到了校园西边白云的宿舍。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和早已等在哪里的白云紧紧地抱在一起,激情亲吻……

门被推开了,桂平走了进来。看到一对紧抱在一起的男女,桂平惊呆了。

桂平怎么也不会想到,丈夫会和这个几个月前还和自己姐们相称的女人搞在一起,在她眼里,白云是城镇户口,又有好多工作,还是花季少女……可眼前的他们就抱在一起,他俩看到她的出现惊愕的像植物人似的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桂平愤怒啦,她歇斯底里大叫大喊,你们这两个狗男女,臭不要脸的,卑鄙无耻的小人,她一边骂着,一边失去理智地摔东西,白云的录音机,镜子,碗筷都被她高高举过头顶然后狠狠砸在地上,她感到自己不是在摔东西,而是在摔打丈夫和这个勾引自己丈夫的女人……自己的丈夫,这个高大俊朗的男人,在相亲第一次就占有了自己,结婚不到一年,自己在家辛苦生养孩子时又和自己的朋友出轨,她宁愿自己是瞎子,看不到眼前这一切丑恶,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梦醒以后一切都会回归原来的轨道。

但桂平不是瞎子,也不是在做梦。当天晚上,她就抱着孩子跑回了婆家,向婆婆哭诉了一切。而且第二天抱着孩子回到了娘家,要离婚。

婆婆一家听到这个不光彩的消息很是不安,家里儿女六个,好不容易大儿子当兵回来没费几个钱就娶回了能生会养的儿媳妇,笑还没在脸上停留多久,就出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庄户人家最看重的就是脸面,这如何让我们这两张老脸在村里呆?下面两个兄弟还找不找媳妇?两个待字闺中的妹妹还寻不寻婆家?

他们气呼呼地来到学校,找到惊吓未定的白云,连骂带打,你这个狐狸精啊,你不得好死啊,你祸害了我们,搅得我们鸡犬不宁啊……婆婆抓破了白云的脸,公公在白云身上很踢了几脚……闻讯赶来的门卫用力把自己的父母拉出校园……

学校领导也感觉这事在学校影响不好,开除了春。要他在一个星期内交接办好手续离开。桂平那里也起诉到法院要求离婚。跑了妻子丢了工作的门卫像一只打了败仗的公鸡,独自附在门房的桌子上,肩膀一抽一抽的像在哭泣,此时的他也许后悔了,自己对身体的放纵,对情感的背叛,他要因此而付出沉重的代价,刚干顺手的工作,温柔贤惠的妻子,还有嗷嗷待哺的娇儿,都是他不忍放弃的,而一旦失去这些,他将一无所有。

正当他期期艾艾懊悔不已的时候,一只柔软的小手抚上了他的肩,一个甜美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春,别这样,就算一切都没有了,还有我。”他迷茫地抬起头,看到了清纯可爱的白云,她那么可人地站在他面前,微笑动人的脸上还留着母亲的抓痕。

“不怕,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有工作,可以养活你,我也可以给你生儿子。”听到白云的话,绝望中的春猛地把白云抱在怀里,呜呜地哭起来,此时此刻,只有这个女人是真实地和自己在一起,她不介意自己的窘境,不在乎自己的一无所有,她给了自己男人的尊严。好感谢她,好感谢她,他在她的脸上狂吻,把自己这几天来的压抑和感激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他发誓要真心地疼爱这个女人一辈子,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

离婚出奇的顺利,这使桂平意料不到的。本来她只是想借此给春来个敲山震虎,让这个风流的男人以后不再犯这样的错误。哪知道,春那里很快就同意离婚,还同意孩子,家具都归桂平所有。他们就这样离婚了,更令桂平想不到的是,离婚不久,春已经和白云结婚了,他们结婚那天,桂平在娘家哭的昏天黑地,她知道,从此以后,她永远地失去了自己深爱的男人。

和春结婚的白云也不好过,先是母亲和继父激烈反对,好不容易给你转成城市户口,托关系安排了工作,就指望你能找一个吃公家饭的,你倒好,在单位作出这样有伤风化的丑事来,还要嫁给那个千人指万人骂的土包子,你是眼瞎了还是心让狗叼去了?无论父母如何谩骂羞辱,白云就是铁了心要和春结婚,在她的眼里,这个男人光芒四射,就是她生活的指明灯。

嫁出去再也不要回来了。带着母亲这句话,白云嫁到了春家。春的二弟也订婚了,他看不惯哥哥的作为,说要在春原来的两间西房里完婚,哥已经完过一次婚,这次该轮到自己了,死活不给腾地方。

春没办法,还是找父母商议,想把白云娶进爹娘住的正房,因为,白云那么高贵柔弱的身子是不能让她去东边的小厨房委屈的。老两口面对着跪在地上的儿子,一阵打骂过后还是不得不搬进低矮的小厨房,让出正房给儿子和那个狐狸精住。白云在没有一个亲人的祝福下走进了春家,那天,乌云密布,冷风凄凄,白云的心也笼罩在一片阴暗之中。

婚后的日子也不好过,白云下班回来就会听到婆婆的骂声,不要脸,骚狐狸成了白云的名字,她后来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就会和婆婆对骂起来,有时还会发展成战争。白云个头低矮,又瘦弱,经常被婆婆打的败下阵来。而丈夫只能在晚上把她搂在怀里安慰:云,等我时来运转挣了钱,就给你盖大房子住,先忍忍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白云听着这天方夜谭的话,她不知道这大房子自己何时才能住上,何时才能离开婆婆他们家,离开这非人的打骂……

羊癫疯最好的治疗方法
要怎么护理对癫痫患者
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好

友情链接:

急如星火网 | 牛逼游戏名字 | 京东物流配送模式 | 加气块切割机 | 飞机防撞系统 | 林语堂的书 | 康大风和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