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广元机场航班 >> 正文

【回归】家(情感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春节快到了,外出打工的人们带着大包小包陆续往家奔,空气中弥散着千家万户团聚时的浓浓亲情。

黄斌傍晚下班后没有径直回家,而是转了一个不小的弯,与平时相比耽误了大约一个小时才回到家。

刚进门,老婆红紫嫣就递过拖鞋,笑了笑,随口说:“今天回来迟啦。”

“哦,加班做年终资料呢,耽误了一个小时。”黄斌漫不经心地说。

“喔,吃饭吧。”紫嫣端出热腾腾的饭菜。

儿子从卧室中蹦蹦跳跳跑出来。

一家三口围在饭桌旁,其乐融融。

春节过后,黄斌有一天傍晚下班后又转了一个同样的弯,耽误大约一个小时才回到家。

紫嫣又笑了笑,随口说:“今天回来迟啦。”

“哦,有一个临时会议。唉,现在就是会多,没办法。”黄斌还是漫不经心地脱口而出。

“喔,吃饭吧。”紫嫣端出四菜一汤,她似乎不介意丈夫的迟回,也没有苛责的意思,那随口一说只是出于关心罢了。不过,她自己下班后是准时回家的,如果到下班时单位临时有事,她会立刻给黄斌发“信息”,不让他担心。

儿子从卧室中蹦蹦跳跳跑出来。

一家三口围在饭桌旁,其乐融融。

后来,黄斌每个月都有几次回家迟,紫嫣总是轻描淡写地随口说“今天回来迟啦”。

黄斌也总会轻松自如地道出各式各样的合情又合理的理由。

紫嫣每次都不追问,接着总是端出四菜一汤,说“喔,吃饭吧”。

闻到饭香的儿子总能准时从卧室中蹦蹦跳跳跑出来。

一家三口围在饭桌旁,其乐融融。

黄斌是单位的副局长,负责局里的资料建设,秘书科新来一个姓高的年轻秘书,身材窈窕、脸蛋妩媚、活泼开朗,嘴也甜,还特别乐于助人,黄斌有材料需要写,基本是小高代劳,省了他这个副局长不少时间和精力,俩人天天有说有笑,合作十分愉快,黄斌还时不时请她吃饭。

紫嫣难道不知道这高秘书和黄副局长的关系不错?

当然知道,不仅如此,她还知道副局长是比较闲的职位,黄斌平时没有啥紧要的事情。局长作为一把手处处要把关,内政外交一把抓,所以局里只有局长真忙。科长呢,有局长直接下达给他们的许多具体业务要干,当然也忙。而副局长夹在局长和科长之间,只是局长可有可无的助手——局长分给副局长的权力少得可怜,业务少得可怜,科长一般是看局长眼色行事的,他们的位置是局长定的,至于副局长吗,是他们可有可无的上司,他们对这些副局们只是表面的点头哈腰,内心无须真的敬畏。所以,多数时候副局长是在空地里耍,没得忙,他黄斌偶尔有材料要准备,就动动嘴皮子,请秘书科的丫头们代劳。这个局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大于五十岁的老科长都要让贤,退去科长的位置后,都要挂一个副局长的头衔,算是对当科长时辛苦干工作的荣誉性补偿,所以局里副局长越集越多,有一长串呢,他们平时都无所事事,天天嘻嘻哈哈扯淡,都明白自己在慢慢熬退休。他黄斌今年五十刚出头,就被请进了副局的阵营,按照排序也许算第九副局长吧,前面还有八个呢,他咋可能还会那么忙呢?

红紫嫣是出身干部家庭的闺秀,通晓世事,对黄斌这样的小掩饰当然一清二楚,所以心里免不了有些打鼓,只是这鼓点不敲给外人听,只能在自己的心房里咕咚。

有一天,黄斌傍晚下班后又回家迟了。

“今天又忙着准备资料呢?不是有高秘书吗?难道她只是花瓶?噢,或者是开会吧?或者是迎接检查?也许有个临时饭局?”紫嫣半开玩笑地一连几问。

“哟,你已经掌握我们单位的工作规律了。不错,今天就有个临时会议。”黄斌笑呵呵地说。接着,又补充道,“谢谢老婆大人的关心。唉,俺是跟官不自由啊。”

“知夫莫若妻。我当然知道你是一个干事业的大忙人——正儿八经的副局级,重任在肩,能不忙吗?”紫嫣不咸不淡地揶揄。

“哦,过奖,过奖。谢谢老婆大人的理解和支持。”黄斌笑嘻嘻的。

紫嫣端出热腾腾的饭菜,摆好碗筷,可是没说“哦,吃饭吧”。

儿子从卧室中蹦蹦跳跳跑出来,大快朵颐起来,看样子是等老爸时间太长了,饿得不能自控了。

一家三口围坐在饭桌旁,还算其乐融融。

最近一个月来,紫嫣晚上辗转反侧,彻夜不眠。

“我们该离婚啦!”清晨,红肿着双眼的紫嫣以不容反驳的口气说。

“离婚?为什么?”黄斌瞠目结舌。

紫嫣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上面有黄斌和小高笑逐颜开的画面,还有黄斌去一个小区的画面,最精彩的是:开门的女孩水灵灵的,一开门就搂着他的脖子,或者抱着他的腰,最起码也是拽着他的胳臂,那样的放肆,那样的纵情,那样的恬不知耻,让人不堪入目。黄斌也总有回应,拉拉她的手,拂拂她的头,摁摁她的鼻子,甚而还捏捏她翘起来的嘴吧。

“哦,我……我,你听我说……”黄斌张口结舌,脸色惨白,额上渗出密集的汗珠。

紫嫣不容分说,摔门而去。

从那以后他们分床了,平时互不理会,只有孩子在时,才讲“家常话”,让家庭的气氛回归常态。孩子当然不知道父母之间的状况,依然沉浸在其乐融融之中。

黄斌也终于没有说明原委,也许是做贼心虚吧,也许是羞愧难当吧,也是无所谓了吧。当然,愤愤然的紫嫣也自始至终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一年后,他们真的离婚了。但依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一方面是为了照顾孩子,另一方面是他们各自都没能力再买一套房,他们的公积金只够在这个小城里还这一套房的房贷。黄斌是个公务员,年年被评为单位的优秀,收入规矩得可怜巴巴,清廉得秋毫无犯。红紫嫣所在企业近几年的效益下滑明显,她的福利待遇也不理想。两个人的收入只能维持着正常的开销,买一套房尚能承受。

紫嫣见到黄斌再也不说“今天回来迟啦”,再也不关注高秘书和那个水灵灵的女孩。

黄斌当然也不需要苦心编撰回来迟了的种种理由,再也不需要装成漫不经心的坦荡模样。

每天黄斌傍晚下班回家,紫嫣照旧端出热腾腾的饭菜,只是再也不说“喔,吃饭吧”,更不正眼看他一眼。

儿子也还是欢快地从卧室中蹦蹦跳跳跑出来,抄起筷子就大快朵颐。这对父母还如原来一样,不停地往儿子碗里夹菜。

一家三口围坐在饭桌旁,维持着原来的其乐融融。

有一天晚饭时,黄斌没回来,饭菜热了又凉,凉了又热,最终还是没等到他。

第二天,纪委的人告知红紫嫣,黄斌因受贿被查了。

紫嫣一脸平静,因为她早知道他是一个表里不一的小人,是一个背叛爱情的孬种,是一个失道缺德的坏蛋——那个小姑娘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她的脑海中无数遍的重现,她不敢想象这一对男女在关上门之后会发生怎样的苟且之事,她也不敢遐想在黄斌的办公室里高秘书的青春靓丽会怎样地销蚀一个卑劣男人的魂灵。这样的一个伪君子是受贿的贪官,理所当然,不足为奇。

黄斌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她也没有去看过他。她觉得他们的一切早都结束了,这个家已经不是一个家了,自从拿到离婚证之后,家在她的心中已经死亡,她留下来只是为了守着未成年的孩子——让自己的生命有所寄托,守着这套还没有还清贷款的房子——让自己和孩子有个藏身之所。她当然不是为了守着那个和她已经形同陌路的男人,他进去了,是他姓黄的罪有应得,与她姓红的何干?

不过,也不是没有一点干系。紫嫣不得不一个人负担起养育孩子的重任,不得不自己还房贷,不得不忍气吞声地去应对生活中的困难麻烦,不得不承受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冷嘲热讽,不得不守着空房寂寞度日,看不到前途中的任何亮色。她不再相信爱情,不再期望自己还会有个家。

紫嫣的心坠入万丈深渊,欲哭无泪。她现在只有沉甸甸的恨,恨负心汉黄斌,恨青春靓丽的高秘书,更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还恨……

紫嫣的父母原本不同意她的婚事,可她执意要找这个从农村走出来的泥腿子,要嫁给这个不名一文且又年届不惑的穷鬼,执意未婚先孕给他生了孩子,执意要过房奴生活。她认准了他的善良,他的忠孝,他的勤劳,他的朴实,他的出淤泥而不染……这样的人太少了,那么澄澈,那么纯情,那么坚守,扒拉扒拉这个小城,十分罕见,可谓是闪闪发光。她也谈了几个男友,深入了解之后,她便认清他们的本质是那样的世俗,那样的伪善,那样的平庸。她果断地和这些人断绝了联系,毅然决然地投入到了黄斌的怀抱,她相信自己真的找到了爱情,觅到了伴侣,筑起了属于自己的爱巢,并收获了爱情的结晶。她为此跟父母闹翻了,跟哥嫂闹翻了,不再来往。所以她认为在她的这个小家出了丑闻之后,娘家人此时此刻都想快速地撇清和她的关系,更不会出来为她遮风挡雨的,她也不愿意可怜兮兮地回娘家摇尾乞怜,尽管娘家人都是这个城市里有头有脸的人,他们也绝对属于经济富足、关系通达的上层人士。

所以,她还恨娘家人。

在结婚的时候,本来要裸婚的她突然向黄斌家索要20万彩礼,用来交房子的首付。当时黄斌和她大吵一架,两个人还闹得差点分了手。她知道那20万来之不易,农村的婆婆和公公竭尽了全力,他们如今在农村生活得肯定艰难,说不定现在还气着她呢。所以她也不能指望远在山旮旯里的那老两口对她有所帮助,现在他们能不来城里折腾自己就谢天谢地啦,再说了她已经和他们的儿子离了婚,昔日的公婆称谓已经无效,他们和她不相干了,更不会有这样的好心肠来助她渡过难关了。

所以,她还恨穷得叮当响的婆家人。

这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呀?她无计可施,她真后悔嫁给这个背叛爱情、失去道德、腐化堕落的无耻之徒。

所以,她还恨自己有眼无珠。

一年后。

紫嫣孩子上高中了,花费越来越大,紫嫣单位的效益更不好,她的还款压力自然越来越大。她不得不节衣缩食,对开销中的每一个铜板都斤斤计较起来,逛菜市场时,也总是寻找减价的剩货。这样的生活是她从来没有想到的,在闺中的时候,自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全家人的宠儿,是亲朋好友羡慕的对象,哪有生活的窘迫,哪知日子的困顿。

今非昔比的困顿生活让她更加认清了人情世故,认清了世态炎凉,认清了没有金钱的万万不能。她越来越痛恨自己,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混蛋,认为自己这个混蛋做出了一生中最混蛋的决断——选择了一个混蛋作为终身伴侣,闹出了天大的笑话,捅出了天大的纰漏,致自己现在孤立无援。

春节前,各项开支又增大,当月的房贷再也凑不够了。紫嫣当然知道断供的后果。怎么办呢?向亲朋好友借?可她是一个从来不向他人借钱的人,无论如何也丢不起这张尊贵的脸,也弯不下这副有骨气的腰板。当然,她还知道那些亲朋好友也未必借给她,他们见她多半绕道走,通晓世事的她能不清楚人家的心声?唉,即使张嘴也定然借不到钱,还惹人笑话,那是自取其辱。

到了月底还款日,但还没有凑齐。紫嫣一夜未眠,她想出了很多方法,也一一否定了这些方法。她现在无计可施了,只能打最后一张牌了,就是准备第二天出卖自己的两件不是很值钱的小首饰。这些小首饰是她离婚前,靠平时积攒的私房钱买的。娘家很有钱,但和她闹翻了,自然不会给她买,婆家给她20万,已经摔锅卖铁了,自然也不会给她买,丈夫那点薪水全交给了她,也不可能给她买。作为女人,她很渴望买点小东西来装饰自己,作为曾经的闺秀,她觉得自己有理由、有气质、有身份买点小东西来装扮自己,尽管不可能达到贵夫人的珠光宝气,但也可以像职场女性那样有自己的品味和灵动吧。唉,没想到,如今这最后的一点点爱物也要舍离自己了。泪水在暗夜中漫无边际地涌出,浸满了枕巾。

第二天清晨,手机里银行信息提示:有人给她汇款15000元。但没有显示汇款人姓名。

这及时雨不仅解决了她当月的燃眉之急,也解了她下一年还款的饥渴——她每年还款大约就缺差这个数。她无比惊讶,思前想后,觉得一定是自己的父母了解到自己的窘境,伸出了援手。她相信自己的父母背地里天天都在盯着她,关注着她,那眼神依然是慈祥的,温暖的,爱怜的。她不禁潸然泪下,抚摸着熟睡的儿子,自言自语道,虎毒不食子啊。

两年后。

又到春节,她的钱袋子又干瘪得空空如也,当月的还款数额还是凑不上。她又进入新一轮的窘境,一筹莫展起来。急红眼的她再一次准备出卖那点不值钱的小首饰。

没有等到月底还款的日子到来,又有人从同一家银行给她汇款16000元。还是没有显示汇款人姓名。

这及时雨不仅解决了她当月的燃眉之急,也同去年一样解了她下一年还款的饥渴,这次比去年还多出1000元,让她的日子不再如去年那样的紧紧吧吧了。她思前想后,判断还是自己的父母向自己伸出了援手。哥嫂的可能性很小,他们那样的有钱,可平时总还是想方设法挖父母的钱,哪会有这份助妹为乐的心思?她确信自己的父母天天都在盯着她,关注着她,那眼神是非常慈祥的,无比温暖的,十分爱怜的。唉,自己是父母身上掉下来的肉,无论何时何地都是血浓于水啊。她再次潸然泪下,真真切切相信虎毒不食子的至理名言了。

她想去看望父母,可又拉不下脸来,不知道见到父母该如何面对。

广西癫痫病专治医院
癫痫病发时应该怎么办
癫痫会不会遗传后代

友情链接:

急如星火网 | 牛逼游戏名字 | 京东物流配送模式 | 加气块切割机 | 飞机防撞系统 | 林语堂的书 | 康大风和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