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极速特警第十二季 >> 正文

【丁香花开】吉祥的玫瑰(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南方的朋友发朋友圈美图,真迷人啊,都是令人陶醉的风景。人家那里四季如春,我的家乡却是春如四季,时而升温,时而降温,一天冷一天热,甚至一阵雨一阵雪。好在东风徐来,春意渐浓,地面日益暖化泛出珍稀的点点新绿,树枝也不声不响地萌发着嫩芽儿,窗前花圃里的那丛玫瑰生机乍现,隐现出超凡脱俗的活力。望着在春风里快乐舞蹈般摇曳的玫瑰枝条,我仿佛瞬间回到了童年。

记得那天我发高烧,请了一天假打针吃药,下黑睡了一觉就好了,第二天上学,却赶上了劳动大扫除,我找了个借口,一只鸭子加两只鸭子,仨鸭子(跑)了。无奈家离学校很近,老师派同学来家里找,我要跳后窗户逃走,被母亲一把拽住,狠狠掐了我一把。

“哎呀!掐我干嘛?”

“你不是说你们班不上课吗?”

“本来就不上课啊,大扫除。”

“那也得去!小孩子家不学好,偷懒耍滑有啥出息?快麻溜(赶紧)上学去!”

“娘,我脑袋还不得劲儿。”

“真的吗?”听我这么说,母亲不再瞪眼睛了,伸手摸摸我的额头,“呣,不怕的。吃上一片儿药,过会儿就没事儿了。”

“娘,苦——”

“苦啥苦?苦才治病哩。我这儿有块糖,甜着呢,吃了药,含在嘴里上学去吧。”

“娘,我不想去。”

“好孩子,听话,跟同学上学去,要不人家该笑话了!”

我没有扭过母亲,不敢不听话,好话不听该挨打了。我只好吃了药,嘴里含了一块糖,去学校参加劳动大扫除。母亲说小孩子不定性,她怕我上学再溜号,悄悄在后面缀(偷偷跟)着。我心不在焉地边走边东张西望,看到在一家荒废的菜园子里有几棵东倒西歪的花枝,上面有几朵红艳艳的鲜花,特别好看。我是一个粗枝大叶的男孩子,平时就知道玩儿,家里有好多盆花也不留心,这时却被眼前的花朵迷住了。我跑过去,想要挤开障豁子(栅栏空隙)进到园子里看仔细,被母亲在身后一声断喝,吓了我一跳,不敢再动弹。

“干啥去?”母亲几步来到跟前。

“不干啥,想撒泡尿。”

“别可哪拉屎尿尿,学校有厕所,快去吧。”

“呣……我相中那个花了,想整回家一棵。”

“行,你去上学,我给你挖回家一棵。快去吧,一会儿就扫完了。”

听了这话,我高兴了。母亲从来不撒谎,有一是一有二是二,说到一准就能做到。我兴高采烈地参加了大扫除,小孩子在一起嬉笑打闹不觉得累,况且嘴里含着糖,心里惦记着那丛美丽的鲜花,巴不得赶快干完回家。我忙得满头大汗的跑回家,想看看那鲜花栽到我家园子里是啥样,可是东瞅瞅西望望,别的花草一盆不少,唯独不见那种花的影子。

“娘!我那花呢?”我忍不住大喊大叫,叫声里还有点儿闹情绪,“娘,你给我挖回来的花呢?”

“喊啥喊?我忙着哩。”

“我问你答应给我整的花呢?”

“哎呀!光顾着忙了,忘了跟人家说啦。”

“说啥呀说!园子都荒着,直接整回来得了。”

“那怎么行?!人家的东西,不告诉一声去拿就是偷。”

“偷啥偷?搁那儿没人管快要死了,你不整,我拿锹去挖回来。”

“你也不准去!”母亲真怕我不懂事做了错事,厉声制止,又缓缓口气柔声哄我,“一会儿我去跟你婶子吱一声,人家答应了再挖回来。”

“要是不答应呢?”

“呣……”叫我一问,母亲也说不准能否被拒绝,稍一寻思,又有了自信,可能源于母亲平时为人热心、乐于助人,跟乡亲们交往亲密有感情基础。“不能不答应,你婶子那人好说话,不抠。”

我相信母亲说的话,因为乡里乡亲的,没看见谁计较鸡毛蒜皮的事情争争吵吵,平日里大家在一起相互帮衬,大事小情的都挺和谐,借借取取也都随和礼让。果然,跟母亲的话一摸一样,王婶儿欣然同意,挑了两棵有些生机的苗儿挪回来,栽在菜园的一角。

有人管它叫刺玫果花,后来才知道它是一种野生的玫瑰花,其实我家这棵玫瑰花是个特殊品种,有别于山上的刺玫果花。当地老百姓说的山刺玫果花比较小,花瓣儿是单片子,虽然花朵艳丽却显浅淡,形容弱小而单薄,枝叶过于庞大,显不出鲜花的美观,尤其枝干上尖刺密布,靠近了稍不小心就会受伤,真不招人待见。不如我家的玫瑰花,枝干粗壮挺拔,叶片葱绿,花朵大花瓣儿重叠,色泽鲜艳而厚重,花香四溢,整体美观脱俗,不许有人把玩亵渎,如若不然,定叫他尝一尝针砭之痛。

原来在王家荒弃的菜园里,玫瑰的枝干纤细弯曲互相依附缠绕,如蒿草不经风雨,几欲倒伏,尽管花朵执着地绽放,其鲜艳程度却显苍白无力,星星点点散于枝叶之间,实在有些不景气。在移栽我家园里之前,我和母亲先松土深挖树穴,放些发酵熟透的农家肥,再覆上些土,防止根须紧挨粪肥被肥力烧死,端正株干栽好,填埋严实浇透水,静等顺利成活生长。几场雨水过后,玫瑰花茁壮成长,竟然一片生机盎然,活力无限。就凭这种旺盛的生命力真令人叹而观之,等到含苞待放一吐芬芳之时,更加使人怜香惜玉,倍加爱护。玫瑰花是我的最爱,不许任何人触碰和损坏,但是好东西就会有人赏识,有人喜欢就有人打扰,甚至想夺人之美。鲜花开在我家园中,香气四溢,走在街道上就可以望见一朵朵美丽的玫瑰花。

有一天来了几位大美女,跟母亲商量挪几棵玫瑰花走,母亲奔儿都没打(没犹豫)就同意了,马上拿了铁锹直奔园子。我放学回家吃饭,发现玫瑰的嫩苗送人了,我当时就急了。

“干嘛动我的花?”

“你大姐姐都稀罕,就给她们几棵呗。”

“不行,开得正旺相呢,让她们糟蹋了?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嗐,不就是花嘛,谁稀罕就给吧,咱也是跟人家要的呢。”

“那能一样吗?在老王家眼看就要死了,咱们把花救活了。”

“好好好,咱救活的。救活了再让花打扮打扮别人家,好东西也不能咱自个享受啊。”

“那,那你看她们,一点儿也不在意,就那么随随便便拎着走了。”

“不拎着走还抱着?”

“哼,这要是人,薅着头发谁愿意啊?不疼死才怪呢。”

“哈哈哈,你呀你呀,说到底就是舍不得。那咋整?都叫人挪走了?”

“哼!下回说啥也不中了。”

“好好好,下不为例。”

我心里依然不高兴,心疼地在花丛旁来回转悠,又用铁锹翻土把裸露的根须埋好,把碰歪倒的枝干扶正。微风吹拂,一阵阵窸窸窣窣的枝叶声响,好像窃窃私语,又像悄声叹息,我轻轻抚摸着嫩叶,委屈地落下泪来。对于心爱的东西,相信大家都有同感,无论是什么,只要是爱在心里,就容不得丝毫侵犯。现在想起来,依然感慨万千,自己那时候很小,竟也懂得珍惜心中的挚爱。

我家的玫瑰花有顽强的生命力,遭到“侵略”以后,仍然生长旺盛,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能是它窜根生长的特性,两三年时间,从菜园一角逐渐蔓延边缘扩张成一大片,就像一支抢占阵地的队伍,浩浩荡荡,势不可挡。也该着出事,父亲在园里除草备垄(把土地弄成有垄背有垄沟的工序),一连被玫瑰针刺扎了好几回,本来就是暴躁的脾气,忍无可忍之下,忍着被多次次扎伤的危险,把株干锯断,捆了根绳子捞到野外扔了。

父亲的脾气很大,虽然很少打我,但是责罚姐姐哥哥也吓得我不轻。那次母亲做主给别人花苗,我敢不高兴,这次父亲恶意戕害了玫瑰树,我却不敢说个不字,只有躲到角落里哭泣,发泄心中的不满。母亲心疼宝贝儿子,偷偷告诉我到村外找找看。

在一处荒坡上,我发现了玫瑰的残骸,往日亭亭玉立、花枝招展的花树已倒毙当场,眼前的情景令人惋惜,此时此刻仿佛听得见条条枝干在哀哀怨怨,片片枯叶如泣如诉,述说华年不再的痛苦与哀伤……我望着这一切,心中非常难过,泪水像洪水一样飞流直下。我呆呆地注视着玫瑰的枝叶,注视着一朵朵掩映在枝叶间的枯萎的花朵,万语千言在心中翻涌。我不由得暗自悔恨拒绝他人讨要玫瑰花苗的举动,后悔当初没有与人分享爱花的快乐。侥幸的是,有少数几个人挪走了玫瑰,而且枝繁叶茂、鲜花盛开,我可以再次培育出鲜花烂漫的玫瑰来。

有人说,“与人玫瑰,手有余香。”我这时不只是手有余香,而是种下了重拾玫瑰花开的希望。我相信,玫瑰与人一样,有灵魂有情感,只要我的爱心依然,玫瑰的香魂就会凝而不散,就会有鲜花烂漫的日子。

眼看这没有根须的玫瑰无法复活,只有把蔫头耷脑的花朵花蕾收集起来留作纪念,于是,我轻轻地一朵朵摘下,脱下褂子包起来抱回家。我找了一个看得上眼的花盆,挖来榛柴岗的土(这里的土松散肥沃,通透性好,适合栽花),把摘来的花朵花蕾埋在盆底,又跑到老张家要来一棵花苗栽在盆里,细心地培好土,浇足水,等待发芽生长枝叶时,再接受阳光里温暖的爱抚。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久,父亲又同意我把玫瑰栽到园里了。这次我加强管理,精心剪枝,有意限制无限度的蔓延,使玫瑰生长得枝条整肃有节制。等到我小学毕业的时候,玫瑰已经长得亭亭玉立而又美丽迷人,鲜花开了一茬又一茬。

伊老师调任工作要到外地,我赶去看望她,拿我采集的玫瑰花蕊,为她沏了一壶香茶。伊老师连连称赞说“这茶真好”,看到老师很受用的神态,就高兴地把玫瑰花茶送给她,留作纪念。后来,我到外地学习,我家也从后街搬到前街居住,根据新房主的要求,那丛玫瑰的老根留在了那里,尽管我有些不舍,但是由于学习紧张,平时很少在家,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又是几年过去了,我考上了县重点高中。据说那里的升学率很高,老师和家人都瞩予厚望,我也期盼考上一所心仪的大学。接到入学通知那天,老王送来了一大捧玫瑰花蕊,并告诉我“玫瑰花在他那里开得老火了”……

患有癫痫病该如何治疗
癫痫遗传的原因
陕西癫痫病医院电话

友情链接:

急如星火网 | 牛逼游戏名字 | 京东物流配送模式 | 加气块切割机 | 飞机防撞系统 | 林语堂的书 | 康大风和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