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林语堂的书 >> 正文

【看点·缘】黑夜白昼有星星(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几年,曹鑫剑过得相当惨淡,幸好有万晶晶在,他也希望她一直在。

他总是莫名其妙地想起初中那段时光,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开心,灿烂而又美好的瞬间。或许是他之前的生活太过顺利了,命运突然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变了,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个样子,而那个阳光自信的帅哥和学霸,仅仅存在于众人的回忆中。

“2016的最后一天了,真想和你一起跨年呢。”曹鑫剑在微信里对她说,他给她的备注是一闪一闪亮晶晶,因为他觉得万晶晶真的就像星星一样,在黑暗里带给他光亮和希望,让他有力量奔赴远方。

万晶晶是曹鑫剑最好的异性朋友,也是唯一一个。他们相识于初中,一个有着太多欢乐的年龄。

那会儿,曹鑫剑是班上的风云人物,身为班长的他不仅成绩优异,还有着一张韩国男星一样迷倒美少女的脸。他很活泼,外向,班上的很多同学都愿意与他交往。那时的他啊,真的就像是一块磁铁,他强大的磁力,让那些异性们都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连一向很文静的万晶晶都被他吸引了。

万晶晶是一个很普通的女生,名字普通,成绩普通,长相也普通。曹鑫剑本来没有注意过这个文静的女生,或许是天赐的缘分,期中考试后,班主任把曹鑫剑的位置调到了万晶晶的前面。理由是,中间这一群女生上课纪律太差,希望班长过去引导他们,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其实,当曹鑫剑坐在万晶晶的前面时,她还是很激动的,那可是班上的男神啊。自从那天以后,万晶晶每天又多了一件乐趣,那就是没事的时候看前面的曹鑫剑做题,他做题的时候,笔刷刷地动个不停,挥舞得极快,想题的时候手撑在下巴上,经常逗得万晶晶发笑,真好看。

万晶晶很腼腆,曹鑫剑坐过来有一段日子了,她都不敢主动与他说话,倒是旁边的肖琳,总是有事没事地叫曹鑫剑转过头,以抄作业为由,趁机与他多说几句话。万晶晶清楚她同桌的小心思,她也不甘示弱,开始尝试着叫曹鑫剑给她讲数学题,不知道是女生的脑细胞不发达,还是她太笨了,她总是听不懂那一道道错综复杂的数学题,而这个时候,她的脸就特别红,让前面的曹鑫剑不知所措。

曹鑫剑一点也不像个班长,他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除了成绩好,完全不具备任何一点当班长所需的条件,就连多年后他都无法明白,班主任是怎么一眼相中他的。

在许多人看来,曹鑫剑成绩之所以优秀,那是因为他天生聪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真的在努力地学习,只不过别人没有注意到罢了。

曹鑫剑很受欢迎,备受关注,所以他身边的人也备受关注。坐在曹鑫剑旁边的人,在幸灾乐祸的同时也意识到了一种危机,那就是各科老师很喜欢抽点他周围的女学生回答问题。如果回答错误,往往又叫曹鑫剑站起来告诉他们,这题该如何解决,顺便夸赞曹鑫剑一番。

今天数学课,万晶晶正在为上节课发下来的英语试卷烦恼,紧闭着嘴唇,对着数学练习册不停地用手捏笔。好像每个老师都有一种特异功能和火眼金睛,总能看出那些走神和心不在焉的学生,很不幸,老师雷一般地击中了万晶晶。

“万晶晶同学,你来说说刚才这题的答案是什么?”老师眼神凌厉地望着她。

就在万晶晶起身站起来的那一刻,曹鑫剑递给了她一个本子,她看清楚了那个数字后,回答了出来。

下课后,万晶晶旁边的肖琳对着周围的姐妹叽叽喳喳地议论道:“自从班长坐到这儿以后,我们真的成了重点关注对象啊,唉,这是刀架在我们脖子上逼着我们学习啊。”

女生进入了青春期以后会犯花痴,男生也不例外,最近曹鑫剑就感觉自己迷上了隔壁班的班花,总是跟着一帮男生一起讨论她,每天在她们班的门口偷看她。没有不透风的墙,学校永远是传播消息最快的地方,曹鑫剑喜欢12班班花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的时候是在期末,所以热度伴随着寒假很快过去了。

这个寒假,曹鑫剑过得并不快乐,一放假他就回到了乡下爷爷家里,一个人无聊的时候,12班班花方诗意的身影就情不自禁地在他的脑海里徘徊,每当这时,心里就空荡荡的,恨不得立马站在她的面前。以前的他总是无法理解小说里男女主角短暂分别的依依不舍,甚至觉得他们过于伤感,现在轮到了自己,他才几天知道见不到自己喜欢的人,哪怕是一天,是多么的难熬。

对于万晶晶来说,从小到大的新年都是一年中最快乐的,每到这天,她都能和哥哥姐姐聚在一起,姐姐虽然大她几岁,但她们之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姐姐打开手机开始听歌,万晶晶就把脑袋往她手机面前蹭,姐姐播放的是一首她没听过的情歌,她看到了名字,说道:“思念是一种病,思念怎么可能是一种病呢。”

“那你说思念是什么,小小年纪,什么都不懂。”姐姐翻了个白眼。

万晶晶显然被姐姐的问题难住了,一时间无言以对,她瞟了瞟手机QQ,看到了曹鑫剑的名字,思索了一会儿,答道:“思念是一种甜蜜。”

其实,在他看到了曹鑫剑QQ的这一瞬间,由姐姐的问题,她想到了曹鑫剑为她讲题,自己上课时偷偷看他飞快写题的种种画面,那些日子,是多么的甜蜜啊,现在的她倒真的有些期待开学了。

寒假就这么过去了,新学期如约而至,万晶晶在开学第一天很早就来到了教室,她仿佛听到了前面同学的突然喧哗,低着赶作业的头抬了起来,曹鑫剑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她为之一振。今天的他真是帅呆了啊,穿着今年流行的风衣,头发相较以前微微上翘,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成熟。

曹鑫剑刚坐下,万晶晶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他们俩互相对望,万晶晶的心急剧跳动,显然不适应他的这种眼神,谁知他突然说道:“哟,一个寒假不见,你又胖了。”

万晶晶立马耷拉着脸,愤怒地说道:“你去死,你才变胖了呢,跟猪一样肥。”

新的学期,一切照旧,耀眼的曹鑫剑,黯淡平凡的万晶晶。

万晶晶最近注意到了,每天总有一个男生在放学时给曹鑫剑递纸条,她突然想去询问他和那个男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但仔细想了想,还是算了,我是他的什么人呢,管那么多干嘛。

其实,曹鑫剑最近还是挺开心的,12班的方诗琪终于开始理睬他了,方诗琪对他说,父母对她管的太严,上学日不能玩手机电脑,所以他们每天都用小纸条聊天,只是为了避嫌,方诗琪从不亲自来他们班。

纸条成了他们俩的交流工具后,两个人每天晚上做完作业后,就多了一件忙碌的事。曹鑫剑平时本就粗心大意,做作业是如此,写纸条竟也是如此,一张小纸条每天都要接受他无情地摧残,他写错后,总是用透明胶一次又一次地粘掉。

从纸条中,曹鑫剑发现,方诗琪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好,也极其细心,她的纸条字迹工整,也没有增删涂改的地方。曹鑫剑有些小得意,自己喜欢的人原来是这么的优秀。

有时候,一个人过于得意忘形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件伤心事猝不及防地打击你,让你从天堂跌落到地狱。曹鑫剑就是如此。

这天,方诗琪从隔壁班来到了曹鑫剑班级的教室前,指名道姓地要找他,众人都很诧异,万晶晶也盯着他们,方诗琪对曹鑫剑说道:“谢谢你这么多天的陪伴,但以后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不要再写小纸条了。”

曹鑫剑仿佛突然地被雷劈中,久久地立在原地,直到上课才回到座位。万晶晶恍然大悟,原来纸条的事情是这样啊。

万晶晶显然低估了曹鑫剑的内心承受能力,她以为经历过这件事以后,曹鑫剑怎么也会萎靡不振一段日子,可第二天他又生龙活虎地与班上的男生厮混在一起,她想道:原来是自己多虑了,这家伙,还真怪。

曹鑫剑是11班最受欢迎的男生,但论成绩之最,他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副班长李雨杭与他不相上下,两人经常为了第一的宝座拼命厮杀。

最近一次月考结束了,英语试卷特别难,万晶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曹鑫剑也觉得没有什么。

“这次考试全班普遍差,110分上只有一个,100多分的也寥寥无几,你们扪心自问,有没有好好学习,有没有好好考试。”英语老师刚进门就怒气冲冲。

“你说,这110分以上的会是谁,正班还是副班?”一向都八卦的肖琳对着旁边的万晶晶说道。

“我觉得是副班吧,他的英语一向很稳定。”万晶晶用极其细小的声音回答道,生怕前面的曹鑫剑听见。

每次考试成绩将要出来之前,班上的同学们都会议论纷纷,这已经成了一个没有规律的规律。尽管万晶晶不在意学习成绩,但是在乎的人显然更多,就比如曹鑫剑和肖琳。前者似乎胸有成竹,胜券在握,后者心急如焚,怕不好向父母交差。

万晶晶不知道曹鑫剑哪儿来的自信,他的数学已经比李雨杭低了2分,如果英语相差过大,语文再高也无法挽救啊。或许,这就是他欣赏曹鑫剑的地方吧,从来不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的心慌与软弱,而也正是他的特别,让他人缘极佳。

曹鑫剑内心也很急,未出的语文成绩他已自知惨败,如果英语再次落马,他不仅仅是超不过李雨杭,还可能丢失第二的位置。就在他为考试焦急的时候,肖琳却火上浇油,对转过来的他说道:“班长,这次你可能又要丢失第一的宝座喽,英语关键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曹鑫剑反驳道:“若是我英语比他高如何?”其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语气不足,却偏偏硬撑着一副我必胜的表情。

肖琳没想到曹鑫剑这么激动,就连万晶晶也很意外:“如果,如果你英语比他高,那我和晶晶以后就为你做牛做马,当你妹妹,唯你是从。”

“谁稀罕啊,我只要万晶晶当我妹妹就行了。”曹鑫剑开玩笑道。

万晶晶脸瞬间绯红,又说道:“想当我哥哥呀,这次考了第一名再说。”

万晶晶这几天异常开心,原来曹鑫剑也在意我啊,竟然想当我哥哥。她焦虑的同时又有些迫不及待,说不定他真的就是第一呢?

当月考成绩公布前的那个早上,从不在意成绩的万晶晶,竟然第一个跑到教室后面查看成绩,她高兴极了,直到多年后的某一天,她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都会莫名的激动。曹鑫剑第一,尤以英语最高,118,离满分一步之遥。

这次考试,英语老师和班主任特别表扬了他,这么难的试卷,要不是他马虎写错单词,就真的满分了。曹鑫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短暂地面露喜色,但接下来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埋头做题。

肖琳此时特别尴尬,但她又激动无比,万晶晶也是。“班长,我觉得我该兑现我的承诺了。”大大咧咧的肖琳,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我不会在意的,你们放心,玩笑不必当真。”曹鑫剑像是记起了什么,然后说道。

“你是看不起我们吗?曹鑫剑,我万晶晶敢作敢当。”万晶晶不知道自己那儿来的勇气,竟然敢当面怒斥曹鑫剑。

“好吧,妹妹,这可是你们心甘情愿的,不是我逼的。”曹鑫剑一脸震惊,立马又平静地说道。

其实,曹鑫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后来的他对万晶晶越来越好了,他不会再骂她笨,不会刻意刁难她,他觉得这是他的责任。

万晶晶和曹鑫剑这不明不白的关系持续了很久,而这很久,竟成了一辈子。

万晶晶从来没有看见过曹鑫剑悲伤的样子,也没有想过会有一件事能让他如此无能为力。初二下学期的篮球赛,她第一次见到曹鑫剑哭了。11班没有篮球高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为了完成学校交代的任务,班主任不得不临时组建起了篮球队,而长相较高的曹鑫剑自然也在其中。其实,万晶晶还有些期待,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曹鑫剑打篮球的样子。

篮球赛的当天,不只是万晶晶,其他班的许多学生都慕名前来目睹曹鑫剑运动的风姿。然而,结果让他们失望了,曹鑫剑压根儿就不会打篮球,球在他手里多次被别人截走,听着加油声越来越小,看着场边那些看他出丑的男男女女,他异常无助。万晶晶也不忍心看下去,她不想看到,在自己心里无所不能的曹鑫剑受到别人的嘲笑。

万晶晶去商店买了一瓶脉动,曹鑫剑最喜欢的饮料,待她回来时,比赛结束,曹鑫剑在操场的角落哭了,她上前安慰道:“别伤心了,每个人都会有不擅长的事,这不是你的错。”

曹鑫剑接过她手中的水,万晶晶突然想起了在运动会上,曹鑫剑的加油声,让她从最后一名,一步一步,超越了前面的几位女生,幸免沦为倒数。

曹鑫剑经过上次的事,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振作起来,而等到他变回常态,期末考试也结束了,这意味着万晶晶不能经常见到曹鑫剑了。

曹鑫剑在暑假回到了乡下老家,万晶晶则去了上海旅游,这是曹鑫剑最喜欢的地方,她记得曹鑫剑说过,他以后想在这里上大学,工作,成家立业。

再次见到曹鑫剑是开学了,初三了,所有的学生都比以前更加刻苦,他们的目标当然是重高。一想到这儿,万晶晶就有些烦躁,是不是有些人天生就不适合读书,她已经很努力了,可还是没有进步。一年之后,曹鑫剑说不定要去绵阳,成都,那自己呢?

小孩癫痫哪里治得好
癫痫疾病的发作表现
青少年癫痫疾病可以治好不

友情链接:

急如星火网 | 牛逼游戏名字 | 京东物流配送模式 | 加气块切割机 | 飞机防撞系统 | 林语堂的书 | 康大风和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