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日本空气质量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临时税收员马顺溜(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胖嫂酒馆的生意不错,来喝酒吃饭的大都是赶集的乡下人,也有在小镇经商的人和机关单位的人,他们都是奔着胖嫂酒馆的独家酿造纯粮酿刀子酒而来的。在这些常来的饭客当中,当属小镇临时收税员马顺溜来的来得最频了,除了每逢集日必来酒馆就餐不说,不是赶集的中午,马顺溜也是十有八九要来到胖嫂的小酒馆里吃饭的,每次来也不点啥贵的饭菜,都是要上二两烧刀子,外加一大海碗馄饨,吃完匆匆结了账就去收税了。

还别说马顺溜干收税员的这差事,正好赶上了市场经济在小镇发展的蓬勃兴旺时,远近来镇上做买卖的人数较计划经济时期翻了好几十倍。虽然他只是小镇税务所里的临时税收员,可他是工作最勤奋、态度最认真、收税业务额最多的人,而背地里个别纳税人很看不惯他,背地里骂他是“刮牛毛的梳子”。

其实,马顺溜收税从来不专横跋扈,和纳税人面对面征收税款的时候,他总是一副温和亲切的模样,先跟你耐心地讲一番征收税款的章程和制度,然后就板上钉钉严肃认真地计算好该交的税款,那六亲不认的样子,容不得任何人有半点向他求情的机会。

马顺溜每次来胖嫂小酒馆就餐,都有一个身穿黄制服、头戴大盖帽的贴身警卫。不过,这不是正儿八经的正规配备,而是自愿搭档,他们两个就搭档了在一起。往远里扯,这事还真的亏了现任镇长严把关的关照。那是十三年以前,马顺溜刚从部队复原回到小镇,在家里闲的没事情干,就经常有事没事的到小镇胖嫂的小酒馆附近乱晃悠。他那时很少进胖嫂小酒馆里面去就餐,一是没有人请他,二是自己兜里没有多余的钞票。家里父亲耕种的那几亩田地是收入不错,可父亲不让动,说留给他娶媳妇的。一次,马顺溜又在胖嫂小酒馆附近闲逛荡,正碰上一群地痞到胖嫂小酒馆里去收保护费,胖嫂为了息事宁人、和气生财,刚要拿钱给他们,被她的丈夫马松口买菜回来碰了个正着。

本来马松口平时看到这几个人的打扮,心里就觉得不痛快,还别说他们来小酒馆白吃白喝完了,所以每次他都是握紧拳头牙根气得痒痒的。尽管横竖看着不顺眼,可为了小酒馆的生意,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就着过去了,可今天看到他们过来要保护费,压在他心里的那一股火气,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他把手里的菜篮子往桌上猛力一顿,抄起一把酒馆杀鸡退毛用的尖耳儿长刀就冲了过去,可一虎难抵群狼,虽然是血气方刚,可他毕竟是单枪匹马,又怎能抵得过三名年轻混混?看似快,却是迟,当马松口握着尖刀还没有冲到三位混混面前,在一家私人跆拳道馆学过的几招的混混头迎着尖刀把手轻轻一抬、往外一扳,刀借人力,人凭惯性,一下子就使马松口手里的牛耳尖刀直接插入了其左肋中,马松口立刻就倒在了血泊中……

就在全场的顾客吓得呆若木鸡的时候,马顺溜一看出了人命,他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在特种部队练就的“隔物擒狼”的招数,随着飞姿落地,同时蹬出了飞脚,把那个混混头儿猛地踢倒在地,接着就是双臂霹雳旋似飞轮,把另外两个混混打倒在地,抱头痛苦翻滚着,直喊饶命……

马顺溜在短暂的几秒钟之内就制服了这几个混混,坐在靠窗口位置就餐的市场管理所严把关所长看得目瞪口呆,他急忙站起身来朝马顺溜喊道:“哎,那位壮士好汉请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要同你商量!”

严把关的话刚刚说完,站在马顺溜身旁的一位年纪稍大的警官听了,看了严把关一眼说道:“哦,对不起严所长,这位同志也要和我们一起到所里去,要作笔录协助我们了解案情。”

马顺溜一人治三恶的消息,在小镇不胫而走了。在这件事情刚刚过去不到三日,严把关就慕名找到马顺溜说道:“顺溜同志,我一看你就是一位正直善良、有正义感的好青年,所以我想要你到市场管理所去当一名临时收税员,虽然是工资少了点,可等以后有了指标转正以后,工资、奖金啥待遇都会有的。”

马顺溜本来就在家闲的没事干,家里就那么几亩土地,父亲一个人经管着绰绰有余。听到严把关所长说要他在镇上干收税员,有了这么一个好的正当职业,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所以他欢喜得不得了,急忙拱手说道:“谢谢严所长的关照,我一定会好好干的,决不辜负你对我的重望,保证把工作做细、做实、做好!”

马顺溜当上税款收银员以后,工作认真仔细不说,就那和蔼可亲的工作态度,很快就在所里赢得了一片赞誉声。

上班的第一天,他就被派到鹏发汽车修理厂去征收已经拖欠了好几个月的应交税款。一进厂门,听到维修车间那边吵闹不止,来到车间一看,一位鼻梁斜留着伤疤的男子手持着一把刀,一脸恶煞的凶气,一位鼻孔流血的巡逻警察被几位修车师傅挡在了后面。虽然是相距很远不敢近前,却全都虎视眈眈的……

马顺溜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走上前去说道:“这位大哥,看来是受了点委屈,说出来听听,看兄弟我能不能替你讨个公道?”

疤脸男人一看不认识,就没好气地说道:“关你屁事,他们以次充好换了假的配件,恶了我的正品。”说着,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马顺溜,又接着说道:“你能替我讨回公道吗?”

马顺溜说道:“他们恶你以次充好,你把帐结了,然后拿着发票去到消协告他们呀!”

疤脸男子一听,开口说道:“交了验证如果不是假货,那我的钱不是白交了吗?”

话没说完,马顺溜就哈哈大笑起来,“那不正好圆满解决了吗?”

疤脸男子一听,自己是被绕了进去,立刻凶相毕露,举起手里的尖刀就朝马顺溜刺去。这种情况,马顺溜在特种部队见的真是太多了。只见他不慌不忙地轻轻抬手一转,只见疤脸男子手里的牛耳尖刀便指向了他自己的胸膛,马顺溜厉声喊道:“来,你再往前使劲半尺看看?后果自负!”吓得疤脸男子全身都在发抖……

在说话之间,他的手腕轻轻地使劲,只听疤脸男子手里的尖刀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那位巡逻警察赶紧冲过人群,顺势把疤脸男子的双手铐在了身后。事后,这位巡警拜马顺溜学习擒拿技术,大修厂的老板特地过来表示感谢,三个人约定中午到胖嫂酒馆结盟,从此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这个中午来小酒馆就餐的还有严把关,他已经干上了镇政府镇长助理,享受副镇长的待遇。

严把关来小酒馆就餐,大部分都是由别人请的,没有一次需要自己掏腰包付钱的。后来,他当上了镇长,就有了吃饭签字的特权,每次来饭馆吃饭全都是记账,由镇财政所的工作人员每季度过来结算一次。上面开始大刹吃喝风以后,严把关照来胖嫂小酒馆吃喝不误,虽然是每次都花钱不多,可他还是记账不拿现钱。开始,胖嫂认为记账省事,不用为每次因找不开零钱而麻麻烦烦的,可时间一久,记账的钱多了,胖嫂就有点挂不住、受不了了。

一天中午,马顺溜结完了一碗馄饨、二两烧刀子钱后,严把关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柜台前,口齿不清地含糊说道:“老板娘……记……记……记账……”

胖嫂不情愿地拿过本子翻开了记账专页,还没开始下笔就用笔尖点着以前的欠账说道:“严镇长,你把帐清一清结了吧,压得太多了,我的小酒馆受不了啊!”

严把关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明显对自己不尊重,“急莫的,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他的话刚说到这儿,马顺溜就问胖嫂:“他花了多少钱?”

胖嫂听了疑惑地看着马顺溜说道:“四菜一汤,四两烧刀子,外加二两馄饨,一共是四十九块八毛钱!”

马顺溜掏出了自己的钱包,把所有的钱都倒了出来,连钢镚都数给了胖嫂,又一脸严肃地对严把关说道:“今晌午的饭我替你结了,明天过来赶紧把以前所欠的钱都全部还上!”

那口气好像他是镇长似的,听得严把关红眼球一瞪,往外喷着火花,猛然间想起了马顺溜两次制服小混混和痞子头的情景,瞬间把窜到嗓子眼的那几个字又使劲地咽了回去,一步三晃地朝小酒馆门外走去,他的脚还没迈出门槛,酒馆里边就爆发出了一片叫好声,“真是痛快啊,是该好好地彻底地清一清算一算这些贪官公款吃喝的不正之风了!”

……

癫痫治疗比较好方法有哪些
癫疯病病是什么症状
青少年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友情链接:

急如星火网 | 牛逼游戏名字 | 京东物流配送模式 | 加气块切割机 | 飞机防撞系统 | 林语堂的书 | 康大风和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