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融资融券利息 >> 正文

【荷塘】竞争对手(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中午下班的路上,雷振海告诉闫朝辉,车间叶主任的母亲住院了,闫朝辉恍然大悟,怪不得最近几天叶主任没上班,原来他老娘生病了。

闫朝辉连忙问:“得的什么病,要紧吗?”

雷振海说:“这我还不太清楚,听说挺严重的。”

闫朝辉是雷振海的副班长,两人也是铁哥儿们,闫朝辉清楚,雷振海告诉他这事,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叶主任的母亲住院,身为副班长的他该去探视一下,既给主任母亲送了温暖,也给叶主任撑了面子,对自己的好处更不用说,可谓一石三鸟,而且最近车间要提拔一名工程师,条条框框限制下来,只有他和正班长王鸿符合条件。虽说这事最终决定权在厂里,但车间主任的意见也是很有分量的,在这关键时候他不借机表现一下,叶主任能替他说话?

闫朝辉决定去医院探视,他问雷振海:“那你看带不带礼物?”原来一个礼拜前厂党委书记在全厂职工大会上郑重宣布了上级党委关于领导干部要克己奉公的诸多要求,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许止利用红白喜事、孩子满月、生病住院等收受礼金,大会结束后的车间小会上,叶主任明确指出,今后车间领导生病住院,下面的人不要去探视,去了也不许带礼物。

“带上吧,去医院探视病人,两手空空怎么行?”雷振海见闫朝辉还有些顾虑,又补充说:“别把会上说的那些当回事,当今社会谁不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何况条款是约束领导干部的。”

闫朝辉思量半晌又问:“要不要告诉王鸿?”他一个人不好意思,想拉个伴儿。

雷振海说:“告诉他干嘛?平时那家伙和你就不是一条心,这回还是竞争对手,把他晾在一边最好不过了!”

闫朝辉这才意识到王鸿是提拔工程师的竞争对手,便决定不通知他,但他还觉得不踏实,就对雷振海说:“要不咱俩一起去?”

“这事你别找我啊!”雷振海摇头摆手说,“你是班长,是离原子核最近的那一层电子,我是最外层的自由电子,比不了你的!”

因为王鸿休假,班上工作就由闫朝辉负责,上班时间他走不开,只能利用下班去医院探视,好在雷振海把医院和科室甚至床位号都打听好了。中午时间紧迫,闫朝辉顾不得回家吃午饭,他就在超市买了一些适合老年人的礼品,叫了辆出租车匆匆赶往医院。

闫朝辉按照雷振海给的地址找到了病室,推开门进去一看,哪有叶主任的母亲?病床上躺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闫朝辉开始怀疑主任母亲可能出院了,他去向护士打听,护士说小姑娘出了车祸已经住院一个多礼拜,这么说是雷振海搞错了,闫朝辉立刻给他打手机,让他再去打听,五分钟后,雷振海电话回过来,不是他搞错了,是告诉他这消息的人搞错了。

不知道主任母亲的姓名,也不清楚得了什么病,更不认识本人,信息全无的情况下,想在三甲医院找一个病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再说中午就两个小时,时间也不允许,本来给叶主任打个电话什么都清楚了,可闫朝辉担心吃闭门羹,毕竟叶主任刚强调过。如果叶主任态度坚决不让他探视,别说今天他不能去,就是以后也不便去了。闫朝辉思前想后,觉得这个电话坚决不能打,既然如此,只好作罢,他在医院外面的饭馆吃了碗面又乘坐出租车返回厂里。

下午上班后,闫朝辉埋怨雷振海粗心大意,害得他白跑了一趟,雷振海辩解说:“这不能怨我的,是科长夫人搞错了,又不是我传错了啊!”原来雷振海的邻居是厂保卫科科长,他去探视过叶主任的母亲,雷振海和科长夫人熟,是从她那里得知消息的,不巧的是中午科长和一帮人喝酒去了,科长夫人电话没打通,无法弄清真实情况,不过雷振海接下来的话让闫朝辉很意外,“科长夫人听科长说,在医院好像见到王鸿了。”

“他不是带着张紫娟旅游去了吗,怎么会在医院?”闫朝辉问。

雷振海说:“那是大家胡说八道给他俩编造绯闻,你还当真了?”闫朝辉想想也是,尽管张紫娟是个离异女人,但王鸿有家有室,他敢明目张胆地带着张紫娟去旅游吗?雷振海又说:“如果王鸿真的在医院,说明他不但知道这事,甚至休假就是为了去医院陪护叶主任的母亲。看来这回不是你把王鸿晾在了一边,而是他把你晾起来了。不过这样也好,你给王鸿打个电话,啥都清楚了。”

闫朝辉立即拨通了王鸿的手机,两人嘀咕了一阵子后,闫朝辉挂断手机说:“就错在一个字上啊,是科长夫人把科室搞错了,主任母亲在神经内科,她记成了神经外科。”

第二天中午,闫朝辉带着昨天买的礼品饭也没吃又乘坐出租车赶到了医院,他在门口给王鸿打了个电话,想让他在住院部大楼前接一下,免得自己乱跑乱撞,王鸿却说:“厂办主任在,你带着礼物,让他撞见不太好吧。”

闫朝辉觉得有理,问道:“那我该咋办?”

王鸿说:“这几天上午探视的人很多,都是一些头头脑脑的,叶主任都应付不过来了,咱们是下属,还是不要再给他添麻烦为好。”

闫朝辉想了想说:“那我下午下班后再来。”

王鸿说:“你看着办吧,反正不能凑热闹。”闫朝辉又失望地回去了。

初冬的天气说黑就黑,而且下午下班时间正是车辆高峰期,尽管闫朝辉也没顾得上吃晚饭,但赶到医院时已是华灯初上了。

闫朝辉按照王鸿电话里告诉的路线找到了主任母亲的病室,王鸿正在给老人喂开水。病室是单间,里面有一张病床和一张陪护床,还配有写字台和沙发,足见叶主任很有孝心,令闫朝辉惊讶的是,王鸿说张紫娟也在医院陪护,原来王鸿和张紫娟都为这事休假的,王鸿主要和医生护士打交道,张紫娟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王鸿还告诉闫朝辉,叶主任是家里的独苗苗,妻子几年前遇车祸身故,儿子又在外地工作,老母亲住院后一筹莫展,他就和张紫娟休公休假来医院陪护。

主任母亲正躺在病床上输液,嘴巴歪斜,两眼无光,原来老人摔了一跤引起脑出血,现在右半边身子动不了,言语也不清,闫朝辉上前宽慰了几句,老人没有反应,王鸿说:“得这种病的人心里烦躁,最好别去打扰。”

一会儿,叶主任和张紫娟进来了,寒暄几句后,闫朝辉明显察觉到叶主任对他态度冷淡,冷得让他都没法继续待下去了。见此情景,闫朝辉觉得还是不要久留为妙,于是便起身告辞,叶主任坐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微微颔首,不是一句客套话没有,而是连一个字也未曾吐。

王鸿没送闫朝辉,倒是张紫娟跟着出来了,走进电梯后,张紫娟冲着闫朝辉发起火儿来,“你这时候来探视,脑子进水了是不是?”

“我怎么了?”闫朝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张紫娟着急地说:“你不知道晚上不能探视病人?特别对老人来说,晚上探视不吉利的啊!”

闫朝辉恍然大悟,“我怎么一着急把这茬儿给忘了!难怪叶主任对我很冷淡,原来我不该这时候来,唉!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他手掌连连拍打着脑门追悔莫及。

张紫娟说:“王鸿在这里,你上班走不开,可中午下班后来也行,为啥偏要晚上来?”

闫朝辉解释说:“我昨天中午来把科室跑错了,今天中午都到医院门口了,王鸿说厂办主任在不方便,我又回去了。”

张紫娟一怔说:“不对呀!厂办主任是来了,可十二点不到就走了。”

“十二点不到就走了,真的吗?”闫朝辉很惊讶。

张紫娟说:“没问题,医院十二点开饭,他走后我拿着饭盒去楼下买饭,还等了十多分钟呢!”

闫朝辉十二点才下班,他赶到医院门口时还特意看了一下表,十二点半刚过,按张紫娟所说,厂办主任早就离开了,可王鸿为什么要撒谎?

闫朝辉觉得里面有问题,他敷衍了张紫娟几句走出了医院,上了出租车后拨通了王鸿的手机,质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王鸿解释说:“情况是这样的,叶主任今天带了一个新公文包扔在病房,我误以为是厂办主任的,而且他俩出门的时候,叶主任说要带厂办主任去吃个便饭,我想厂办主任饭后会回来取公文包,所以才那样对你说。”

不管王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样的解释表面上能站得住脚,闫朝辉向王鸿道了歉,又说:“我今晚冒冒失失来医院,如果不是张紫娟提醒还蒙在鼓里啊!”

“什么冒冒失失的?张紫娟提醒你啥了?”王鸿没听懂闫朝辉在说什么。

闫朝辉说:“咱们这里有讲究,晚上不能探视病人,你不知道?”王鸿恍然大悟,“是有这么个讲究,你不提我早就忘了。”

闫朝辉说:“我估计叶主任生我气了,如果我打电话解释,真成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你瞅机会帮我解释一下,打个圆场吧!”

王鸿说:“哎!你是多虑了,说不定叶主任也不清楚有这么个讲究,就算他清楚也不会那么小肚鸡肠。这几天在医院把他折腾得心力交瘁,你是他的下属,他对你不可能像对待别人那样笑脸相迎吧?”闫朝辉不以为然,叶主任再疲惫,总不至于连和他说几句话的力气也没有,而且叶主任脸色看上去不是疲惫,而是冷漠,冷漠中带有几分恼怒,不过王鸿这么说,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第二天上午上班后,雷振海来到班长室悄悄告诉闫朝辉:“叶主任的母亲昨晚病情恶化,凌晨四点多去世了。”

闫朝辉“霍”地站起来,惊问:“消息可靠吗?”

雷振海说:“绝对可靠!这事谁敢瞎说?”

听罢,闫朝辉犹如被人当头击了一闷棍,眼前一阵眩晕瘫倒在了椅子上,他目光呆滞,嘴里喃喃自语:“我闯祸了啊!提工程师没戏了!我闯祸了!提工程师没戏了!”

……

药物治疗的注意事项
昆明得了癫痫病如何医治较好
婴幼儿癫痫病中医偏方

友情链接:

急如星火网 | 牛逼游戏名字 | 京东物流配送模式 | 加气块切割机 | 飞机防撞系统 | 林语堂的书 | 康大风和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