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天津打折信息 >> 正文

【海蓝·小说】鸡毛诸事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味不足道的凡人小事,就像地上鸡毛,一根,两根,三根……无数根鸡毛,却不足轻重,它们飞不到天上去,阻碍不了大气候。然而,你若捡拾它们品味一下,便可从这些无足轻重的小事里悟出一点点你不太经意的道理。如果这地上鸡毛的其中一根能够引起你的注意,那就足矣!这是我想写这鸡毛诸事的初衷。以下是鸡毛诸事之一,我想我会在日后陆续写些该写的故事,慢慢呈送大家品读。

一、玉儿之死

玉儿她死了。似一个突发性的死亡,因为她生前没有做出轰轰烈烈的好事,没有人注意到她。但据她的所为,也是必然的结果。

玉儿一个人孤独的死在与人合租的贫民窟里。究其死因,无人知晓。她的同室发现时,她已经僵硬了。年纪五十还不到的玉儿,人们为之挥泪难过。

玉儿容貌如名,婷婷玉立的美,且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在镇上医院做护士,二十刚出头便和一个医生结了婚,次年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老公懂体贴百依百顺,宠爱于她。

老公的无限信任成了她的误区,我行我素。不知什么时候玉儿开始酗酒,把她的身体全都浸泡在了酒里,酒成了她的精神支柱。本应安静温馨的生活,被她一手毁灭了。

打从爱上了酒,一切都变了。班不正常上,三日打鱼二日晒网的,丢掉了工作。根本不照顾孩子,家里总是狼藉不堪。老公长期苦口婆心地劝说依然无济于事,终于忍无可忍,一纸离婚证书结束了他不想要的生活。

从醉中梦醒,玉儿哭了,哭得好伤心。她痛下决心戒酒,重新找到了一份可心的工作。随后嫁给了一位亡妻二婚的律师,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人盛日子火,全家其乐无穷。

好景不长,骨髓里的魔鬼又缠上了她,这该遭天杀的魔鬼!玉儿的嗜酒如命又回到了原点,厄运从此和她结下了不解之缘。

终日酗酒不休,蓬头垢面,大把大把地花钱买醉,深更半夜不思归途。这时的玉儿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容颜,身体开始肥胖,精神萎靡,伴有轻微的抑郁症。这样维持了十几年,一双女儿也懂事了,开始些许反感,一直到了极度厌恶她的程度,再次被第二任老公扫地出门。没有了工作,失去了家庭,沦落为一个颓废的酒鬼。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二任老公还是蛮有良心的,每月供她一点补贴,社会上给予低保照顾。玉儿仅凭这两项生活来源打发她混天黑日的酒鬼日子,让人心疼无语。

假若玉儿此时告别酒鬼,重新找回自我,也许还来得及,也许还会重返家庭。可惜她破罐子破摔,泡在酒里的她已经没有了自尊,缺失了正常人的思维。微薄的经济来源只能喝最劣等的酒,还时常不得果腹。儿女惧怕在深夜接到电话,因为那是妈妈烂醉如泥了。早先的朋友们见到她都得绕道而行,她的债务遍布了朋友圈子。

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大把的吃药,肾开始出毛病。生命对于她已无足轻重,她肆掠自己的生命,她把麻木的自己扔在酒里,酒是她的全部。

至此,玉儿把玩了自己的生命,稀里糊涂地在酒中数完了自己的日子,玉碎无遗。不知道她死于何故,也没有人想去知道。

几天后,儿子把她火化了。二任老公去外地担当辩护律师,一双女儿远赴省城参加一个盛大赛事,告别仪式均未到场。没有鲜花,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轻挥衣袖,却没有带去一片云彩,就这样独自默默地走了。

玉儿注定是要走的,包括世间任何人,只是比常人快了一些。我想,上帝那里是绝没有酒喝的,玉儿可以在那里做一个不喝酒的良家女子喽。

我把玉儿的故事告诉了大家,玉儿一定不会怪罪我的吧?玉儿,愿你在那叫做天国的地方如你的人生之初,不再染及丝毫陋习,一路走好,安然如故!

二、可怜的小孩

上班一族,天天坐公交,公交车上就有不少引人注目的事情。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自己经历的一件小事。

那天,公交车上一点也不拥挤,有不少空位置。心想,今天不用给谁让位了。

两位老人带着他们五岁左右胖乎乎的的小孙子,一上来并不坐下,站在那里东张西望的。只听那男孩对老人说“我要坐红色的位置,我就要坐红色的位置……”一直不停,傲傲地。

爷爷小声哄他“乖乖听话,我们就坐白色的吧。”

小男孩大叫“就不,我就不坐红色的,你俩也别坐。”

“好好好,奶奶给乖找。”奶奶弯下腰吃力地抱起了他。

我扫视了整个车子,哪儿有红色的位置啊?满车子的位置都是白色的啊。为啥偏要坐红色的呢?

正想着,老女人放下怀里的小男孩,笑容可掬地站在我面前“你大叔,麻烦把这个位置让给我的孙子好吗?”

我瞧了瞧屁股底下,我坐的真是红色的位置。原来只有一个红色的位置,可能是大修补换的。

男孩高昂着头、瞪圆了单眼皮小眼,一脸的傲气“你快快给我让开!我要坐!”说罢,两手抱拢在胸,等着我起身让他呢。这么小的孩子,那里来的这样的表情、如此的做派?怎么会这般放肆?

我看着他稚嫩的脸,顿觉非常讨厌!心底嘀咕“妈的,这破小孩,该揍!”

“你想坐吗?”我尽力克制,小声问他。

“嗯,你快起来!”他伸出一个食指,快速反应。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怒火中烧“告诉你,我就不让你!因为,我更喜欢坐红色的。”

小破孩对着两位老人大叫,用脚直踢奶奶的腿。

此时,我很想起身让他,但是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就是不让我站起来。

小破孩一个劲地用手拉扯老人,一个劲地尖叫,并加快了脚踢奶奶的频次。我看了看周围的人,均投以不屑的眼光。

接近站点,我恶狠狠地突发一个念头,直想吐一口唾沫在座位上,哼!我看你咋坐?当然,我没有。

大家说说,这孩子这般讨人厌恶,究竟是谁的错?

我起身准备下车,他迅即坐了上去,俩位老人依次乐呵呵地站在他的跟前。

我回头望去,瞬间感觉那小孩相当的可怜!

治癫痫效果好的医院是哪里
脑梗癫痫病后遗症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急如星火网 | 牛逼游戏名字 | 京东物流配送模式 | 加气块切割机 | 飞机防撞系统 | 林语堂的书 | 康大风和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