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用霜需要卸妆吗 >> 正文

【流年·永遇乐】红颜之祸(征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天,小霞打电话说要来拜访我,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报社刚宣布了新的任命,我成了下一任社长,前不久我收到了出版社的消息,我的新书销售即将突破一千万册,急着跟我预约下一本书,好消息一个接一个,如同雨后的春笋——层出不穷。

该用个什么词形容我此刻的心情呢?心花怒放,哈哈,对了,我此刻的心情就像窗外怒放的桃花,我感觉我年轻了十岁。

阳光普照,桃花锦簇,屋外的风给我带来了春天,带来了桃花的芬芳。

而那朵最美的桃花落在了我的身上……

小霞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们还未曾见过面,但在文学上却相交很深,小霞不仅文章美,人也美,我们互发过照片,小霞说我像某个明星。

可惜,我老了,而小霞正年轻。不过小霞说我一点也不显老,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的确,大概是在部队养成了好的习惯,每天保持晨跑的习惯,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下来,身材走形不是太厉害。只是这脸上的褶子太烦人了,小霞说这是阅历的象征,她喜欢这样的男人,有阅历的男人懂得承担。

认识小霞的时候,我正在低谷时期,本来还有一年就要退休了,却赶上了退休延迟,从60岁改到了65岁,这让我着实痛苦。不过最痛苦的是我接连出版的两本书都因为市场问题下架了,说起市场问题,这真是让我恼火。那些什么霸道总裁、修真修仙、穿越宫斗等等我实在欣赏不了,最多的时候就是摇头叹息,老了,老了,该退了!打算在副社这个虚位再混一年的我,偏偏面临退休改革,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可是我认识了小霞。

小霞就像一颗种子闯入了我行将就木的空间,她给我带来了新生,让我对那些所谓的市场书有了新的认识。在跟她的交谈中,我突然来了灵感,经过小霞的鼓励,我终于拿起了笔。大纲写出来后,编辑满意极了,一直催我快写完,就这样我的第一本都市情缘小说问世了,经过编辑的打磨加工,一上架果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然这也引起我那些老伙计们的批判,不过我知道他们这是嫉妒,虽然我这本书是为了迎合市场而写,但是它保留了我以前写作的精髓,比市场上那些肤浅的小说更耐读,更有意味。

同时我的事业也迎来了第二春,老社长即将退休,上面说要提拔我做报社的社长,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春风得意吧!

小霞的作品也越来越多,在我们这个小圈里名头也越来越响,在她作品发表的路上我也小小帮助了一把,给我经常联络的几个杂志社编辑打过招呼,而小霞作品本身就不错。

这次小霞来看我,是因为我帮她加入了省作协。当初小霞是没想过与作协打交道的,由于有了我的引导,她也动了心思。虽然她离省作协的标准还差一点,但有我推荐,一切都很顺利。

听小霞说,她即将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书,期望能得到我的帮助。不用小霞说,她的书一出版,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宣传,在文学上我们是最懂彼此的人,我相信小霞的书一定会大卖的。

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总感觉西装领带紧了一些,松了好几次,司机还为我开了窗。

我是去车站接小霞,我想是因为我太紧张了。

小霞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站在路边,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走过去还没打招呼,就听到小霞喊:“老师,这边。”

她竟然认出我来了。我有些飘然,真想跑过去,但是我必须要控制。我笑着点点头,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小霞也冲我笑了,她的脸上飞了两片淡淡的红,我看到了,那是为我害羞的神色。我感觉我似乎回到了三十年前与妻子初见的时刻,也是这样的天气,妻子也是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脸上有淡淡的红晕,就跟此时的小霞一样。

准确点说,小霞更漂亮,胜在气质上;胜在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体香,令我心驰神往。我的脚步轻快了起来,感觉浑身都散发着青春的朝气。

我带她去了市区最昂贵的半岛咖啡吃午餐,她没有点牛排,只要了一小块点心和一杯咖啡,她不像在网上那般健谈,静静的,淡淡的,让人心生疼惜。

结账的时候,她非要付费,不过我哪能让女士付费,更何况是一位这么美丽的女士。

吃完午餐,我带她来了我的办公室,她本来说要走的,我执意邀请,她拗不过我,因为曾经说过要送她一本签名版的我的新书,而我并没有带在身上。

中午时分,大家都回家了,报社很安静。

小霞端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我的新书,一手扶着书,一手翻页,动作轻柔而美好,她看得很入神,并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她,我注意到她的嘴唇有些干,猛然想起竟没有给她倒水。

我把我珍藏了许久的红茶拿了出来,为她泡了一杯茶,放在她旁边的桌子上,她把书放在旁边,轻声说“谢谢,老师。”

她端起茶杯要喝水,我来不及阻止。她被烫到了,我看到她的口红蹭到了脸上,模样可爱极了,我笑了。

小霞有些局促,问我,“老师,你笑什么?”

我说:“你的脸上有东西。”

小霞在脸上比划了半天,还是没找准位置,情急之下我走了过去,我为她擦掉了那一点口红,可是她的脸却红了,就像傍晚的红霞。

我的脸也红了,不过也只是一瞬间。

我说:“你要不要看看我的照片呀!”

“好呀!”小霞有些雀跃,我感觉她回到了屏幕上的那个她,活泼又可爱。

我打开了电脑,招呼她过来。

小霞把我的书放好,才走过来,本来她是站着的,我执意要她坐在我的位置上,她才勉勉强强坐下。

“老师,你年轻时候好帅!”

不过她似乎对我的照片不感兴趣,不知道她怎么的就翻到了我写作的文件夹。我新写了一部小说《火烧云霞》,是关于老少恋的,是精神恋爱、柏拉图式的,以我和小霞为蓝本写的,不过我上了锁。

“老师,你新写了小说吗?怎么打不开?老师,能让我看看吗?”小霞期待地望着我。

我不忍拒绝,吐出那个字“好”,走了过去。

本来小霞是要站起来让我坐在那儿输密码的,我觉得麻烦,就没让她站起来。我站在她身后弯着腰,握住了鼠标,小霞微微侧着身子我的脸刚好贴到她的头发,很香,花的香味。

我刚输完密码小霞就进入了阅读的状态,我站直身子停了片刻,悻悻地走回到沙发的位置。

“老师,你这里有个错别字!”小霞惊叫起来。

“哪里?”我写作一向是精益求精,对于有错别字自然很重视。

“裸露的露是露珠的露,你写成漏斗的漏了!”小霞有些得意。

“怎么可能?”这么低级的错误,我自然不相信。

“不信你来看!”

我走了过去,果真看到了那个字,我真的打错了。不过我怎么都想不起来,我怎么打错的那个字,要知道我是用五笔打字,怎么打也打不成漏。但是那个时刻根本无法容许我多想,因为小霞的头发被风吹起来拂到我脸上,痒痒的,我的心跳得很快。

天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我亲了小霞,情不自禁的。

小霞站起来反手打了我一巴掌,尖叫着骂了我一句,“不要脸!”

她走了,风似地离开了我的办公室,而门口集聚了一堆人,他们是来上班的。

“都围着像什么样子,散了都散了,该忙什么都忙什么去!”

是那个跟我竞争社长位置的刘副社,全报社应该都知道了我的这件丑事,他该是最高兴的那个人。我无暇想那么多了,起码我这会儿是感激他的。

我一个人瘫坐在椅子上,脑子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熬到下班的,所有人都离开后,我才离开,就像个贼一样。

回到家,发现清锅冷灶,才想起老伴去南方给闺女看孩子去了,今天才走的。

也好,不用吃饭了。合衣躺在床上,脑子里回想着白天的一幕幕,懊悔和愧疚占满了我的整个思维。我到底为什么亲吻小霞呢?怎么就想不起来,脑子里全是那句“不要脸,不要脸……”一直回荡着。

翻来覆去,天快亮的时候,我终于想明白了。是因为那个错别字,那段是描写老罗幻想和云霞亲密的场景,这是很敏感的,尤其是在一个男人和女人之间谈论这些,谁也无法保证不做遐想和错事。可是想到了,又能怎么样呢?终归是我做了错事。

我是睁着眼到天亮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我请了假,打算在家里休息几天。

休息了几天后,我回了报社,经常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谁叫我做了错事呢,这都是罪有应得。刘副社长在我面前更加趾高气扬了,他认为我发生这件丑事上面就不会再提携我做社长了,但是传闻始终是传闻,没有真凭实据,上面也没有取消我担任下一任社长的意图。经历了这件事,我对那个什么社长的职位也没有什么欲望,我唯一希望的就是能平静地度过我退休前的这几年。

就在一个多月后,网上有篇“男作家骚扰女学生”的贴火了,我是在一个老伙计的提醒下得知的,老伙计说那个贴里说的“男作家”很像我,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男作家”的生平履历说的就是我!我看着帖子懊悔万分,晚节不保!晚节不保啊!

我的电话铃声开始不断响起,我不想接,也没法接。

回想起与小霞的点点滴滴,回想起我那颗因为小霞而跳跃的心,回想起那段时间我那些蠢蠢欲动的心思,一个一只脚迈进棺材的老头子都想了些什么呀!这样的结局都是自己作的,能怨得了谁啊!

我关机了,与世隔绝,然后昼伏夜出。

又过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一个夜晚,刘副社在我家单元楼门口堵到了我,他说我被免职了。

我苦笑着点点头,被免职的结果是在意料之中的。

我绕开刘副社准备上楼回家,刘副社拽住了我,他说:一起出去喝点。

我推开他的手说:不必了。

刘副社说:你就不想知道这一个多月发生了什么?你难道就不觉得小霞和你见面是个巧合?

我愣住了,与小霞认识的一幕幕如电影般闪现在眼前,难道?我不敢想下去。

小酒馆里,刘副社说出了他早就注意到我的异常,那段时间我脸上有着五六十岁年纪不应该有的意气。他偷偷查看了我的电脑,发现了小霞,并私下联系小霞,给了她一些钱,才有了在报社办公室的那一幕,但是他没有想到上面只当是传闻并没有取消我任免社长的意图,于是他找人发了那个帖子,却没想到成了热点而且一发不可收拾,而小霞也愈发地贪心,她以受害者的身份站出来参加了多档节目,那个女人为了出名不择手段地说了许多不负责任的话,其实她也不是什么好鸟,只不过是个写色情小说的婊子……

这竟然是一个圈套,我真是没有想到。刘副社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说他的不如意,说他本以为搬倒我他就能上位,却没想到我被免职,上面竟然空降了一个社长,还比他年轻十来岁,他这么多年勤勤恳恳,最终了还是个二把手。

那天把刘副社送上出租车,回到家后的我怎么也睡不着了,于是打开了电脑,开始浏览有关新闻,小霞写过恶俗色情文章的新闻已经覆盖了最初的新闻,小霞被拘留,当初“男作家骚扰女学生”的帖子也被有些人翻了出来,很多人替我喊冤,当然也有人骂我。

回想起与小霞见面这两个多月,就像是过了两年一样,漫长而难熬。

经历了这样的大起大落,我的心态平和了许多,我不怨小霞,毕竟是她带给我灵感,让我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突破,如果可以,我愿意她是我心中那个最美的样子,我还是要把《火烧云霞》写完,来纪念我心中的那个小霞。

孩子的癫痫病怎样治才健康
癫痫会遗传吗
辽宁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

友情链接:

急如星火网 | 牛逼游戏名字 | 京东物流配送模式 | 加气块切割机 | 飞机防撞系统 | 林语堂的书 | 康大风和日丽